第11节 偶遇尤景

小说:凤魂骨 作者:砾砂闪铄

我要nph小说,点击进入

    >

    。

    第11节偶会尤景

    此时,不远处站着的两个幽灵般的人影清析了起来。

    付宁正欲离开,却发现开车子的人是陈贵凤,他止住步。“尤景,还是你替我前去。”他不想与那女子再有接触。

    尤景愣住,这付宁怎会临时改变主意,“那老东西可是日夜都想见上你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他越想见我,我更不能去。你快跟上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去。”尤景的身形一眨眼闪至百米以外。

    陈贵凤不得不停下车子,前面竟然有个人站在马路中央档住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尤景走近陈贵凤车窗,他觉得女人好下手。陈贵凤见对方有话要说的模样,把车窗打开一点。

    “小姐,能顺路载我一程吗?”尤景语气礼貌。

    “可我是要赶回市区中心,怕是与你不同路。”陈贵礼貌拒绝。

    “正好同路,我就是要赶回市里头去。”尤景惊喜。

    陈贵凤正要说话,徐有悔轻拉她衣角一下,提醒她提防陌生人。“我们的车不方便载人。”徐有悔警惕,他自己喝得半醉,对方身形高大,若是坏人,真不好应付。

    尤景明白他们两人的顾虑,他在口袋里拿出一张证件,举起给他们过目。“我是一名警/察,这是我的工作证件。”

    陈贵凤和徐有悔只看到对方穿着警服的大头相片,没来得及细看文字,对方就收回了证件。

    “我叫尤景,今晚有点私事来这付家村一趟。如今突然接到上头通知得赶回市区去,可否借坐小姐你的车?”尤景说话语气依然礼貌。其实他可以隐形直接钻进车里去,可这回他心血来潮,想刷一下自己的存在感。

    陈贵凤见对方长相英俊,不像坏人,“既然是人民警察,就请上车吧。”她开了车门锁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尤景打开车厢门迅速上了车。

    为了节省时间,陈贵凤把车速提至一百。徐有悔一名老司机能看出陈贵凤驾驶技术不精,他开口提醒,“贵凤,车速调至八十即可。你的驾证考有多长时间?”

    “一个月。”陈贵凤脸红,她把车速放慢。她是怕徐不悔爷爷出事才勇敢开这么快的车速。

    “我爷爷身边有医护人员和佣人照料,不须过于担心。爷爷经常嘱附我说,保护好自己才能去保护他人。”提到爷爷,徐有悔胸口生痛。

    “你爷爷是个好人。”陈贵凤赞叹。

    “他是我唯一的至亲。我刚出生不久,父母就车祸去了,是爷爷把我抚养成人。”徐有悔沉默一阵,接着说,“当时我爸爸被选上市委一职,可惜没来得及上任就离奇去了。爷爷把责任归于他身上,给我取名有悔。”

    陈贵凤安静听着,她估计没多少个人知晓徐有悔名字的由来。

    “爷爷说他年轻时候得罪不少政治高官,后来看破官场,辞掉从商。因为我父母去得早,爷爷不得不全心投入经商,业余尽心照顾我。疲劳过度,久而久之,他得了严重的心绞痛。”徐有悔伤感。

    陈贵凤听着徐有悔的叙述,脑海显现他爷爷的高大形象。而静坐后面车厢的尤景嘴角却泛起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“我自小衣食无忧,爷爷对我管教严明,不许我像其他贵公子一般花天酒地。他鼓励我多读书,务实为人做事。爷爷就是我今生最敬的人。”

    陈贵凤没有插嘴,依然静静的聆听着,她稳把方向盘,让车子顺风前行。

    “如今的我读完大学考完科研,安心做自己爱做的工作即可,根本不须要为生活而烦忧。爷爷早为我存下大笔财富,你说我的日子是不是很好过?可他老人家至今都没闲过,所有的福都给我享。”徐有悔说到这里心都酸了。

    尤景索性闭上眼睛小睡,他不受徐有悔的话语感染。

    “爷爷三十年前患上心脏病,每次发病他都会胸口绞痛,那种痛苦不是常人所能忍受的。我知道我就是他的全部,为了让他有所牵挂我一直单着,不成家。要不然他会因为受不了疼痛折磨而寻短见。”

    陈贵凤不由得心生敬佩,这俩爷孙还真会为对方着想,难怪条件如此优越的徐有悔至今单身。

    车子驶出长长一段沙泥路以后,开始进入水泥公路,算是进入市区范围了。车辆明显多了起来,市里到处是现代化的建筑,跟小镇小村形成明显的对比。车厢后的尤景上车以后全程沉默,陈贵凤心思运酿在徐有悔营造的话语氛围里,忘却尤景的存在。

    在徐有悔的指引之下,车子往郊区方向驶去,过了一段漫长的宁静小路,前面就是市里头最顶级的富人区别墅。光看门口的架势,就知道住里面的人非富即贵。

    门口的保安拦截住陈贵凤的车,土豪住宅里进出都是几十万甚至百万的名贵车辆,像陈贵凤十万有余的车子,保安无须犹豫果断拦截。徐有悔只得出示他进出别墅的通行证件,几名保安细看过方才打开铁栏杆让车子驶进山庄里头去。

    陈贵凤的车穿过一段两旁都是繁花林木的油柏马路,里面是一栋一栋豪华欧式别墅,在两旁路灯的照亮之下,尽显奢华。陈贵凤的双眼闪闪发亮,她出生于普通家庭,何时见识过如此富贵的气派。

    “拐左边公路。”徐有悔漫/不经心。

    陈贵凤向左打方向盘,车子绕着边上的荷花池游走一大圈,就到了徐有悔所住的别墅。光看外墙的精细雕工,就让陈贵凤观而叹之。

    “进去喝杯茶,可好?”徐有悔气邀请。

    陈贵凤哪敢进去,她这身格格不入的衣装打扮,虽然她家里已达到小康生活水平比贫穷困苦,还在路上拼搏的家庭要风光许多,可跟眼前的华丽富贵相比,是她今生所不敢想的。她不好意思的拒绝了。

    徐有悔不勉强她,他礼貌的跟陈贵凤互相交换了电话号码,以作日后联系。徐有悔下车,最后不忘跟陈贵凤打个后会有期的手势,才走进别墅里面。

    陈贵凤注意到门牌上醒目写着“富甲山庄1八八号”这几个字样,她踩油门要调头离开。

    “我也在这里下车。”尤景说。

    突然听到车上有人说话声音,陈贵凤确实给吓了一跳,这才想起尤景还在车上。

    “吓到你了?是不是本人过于渺小才让你忽视。”尤景看到陈贵凤颈后的神经跳动,估计她受惊了。

    “真抱歉,我忘记你还在车上。”陈贵凤刚才过于专注听徐有悔描述他爷爷,完全搁置尤景。

    “没事,不过别人说的话不能尽信,凡事有因才有果。”尤景下车,“你可以在门口外面稍等我一会吗?我办完事打算再与你同路赶回村里去。”

    陈贵凤看一眼车上显示的时间,晚上十点二十分,“好吧,我在外面等你,不过你得有速度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我迟到一分钟,今晚请你吃宵夜。”尤景说完,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陈贵凤的车子很快驶出富甲山庄,停泊在十米以外的小道旁边等待尤景的出现。开了两个多小时的车程,她觉得挺累的,她下车走动。这里的环境清幽,满眼是不知名的花草,若是能在这地方住上一辈子,那生活该多享受。

    在陈贵凤沉浸周边风景之际,一条黑影无声息靠近。他仔细看着发呆的陈贵凤,心中万分惊疑,怎么会有如此相似的人在时隔六十年后出现?

    “上车走人,别想太多,这地方一般人花上几辈子积畜也住不上。”尤景开声打破陈贵凤的妄想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老是习惯突然跑出来吓人。”陈贵凤不满,她看见尤景这时换上一套白色的军装,特别的帅气,心里猜测这尤景是空军么?怎么制服是白色的。她不知道,如果尤景不穿这一套魂服根本进不了防备森严的徐有悔家门口。

    尤景没出声,他向来走路都是毫无声音。他打开车门,坐在驾驶座上,“我来开车,你开车跟蜗牛一样慢,太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能超速违章。”陈贵凤坐在副座上系好安全带。

    “放心,不会有的事。”尤景发动车子。

    “尤警官,你也是住在那里的?”陈贵凤好奇。

    “不是,如此高端住宅容不下我这等小喽罗。只是替朋友看看一位旧时战友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看你这身军衣闪闪发亮,来头不小吧,哪会是小喽罗简单。”陈贵凤不懂军事方面的知识,她见对方的军服白得亮眼,非常好的料子,她从事服装工作以来,从未能寻到这么好的材质布料。

    尤景觉得这女子真是愚蠢至极,人间正规军服有国徽公章,有荧光条纹,而他的没有。他的魂服在不同人眼里会有着不同层次的光芒折射,发出不一样的光色。尤景心中起疑问,凡人眼里他的魂服是暗淡无光的浅白色,只有他修仙之人才能看出它的闪亮,这陈贵凤不会是信口开河胡说而已。

    “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?”尤景破天荒的去问一个事不关己的阳间女子姓名。

    “我叫陈贵凤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很有缘,就此交个朋友,有空找你出来玩。”尤景惊奇,或许这女子值得他去交往。

    “可以啊,就怕你没时间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的车速非常的快,跟天空飞机一样疾驰飞奔,四个轮子如何转动尚不能看到。尤景的出现,让晚间出来行走的厉鬼避之千里之外。陈贵凤不能感受到异样,依旧是返回的路,车速快而平稳。她原本就感冒了,此时觉得疲劳便晕晕沉沉的睡着了。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豆豆小说阅读网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://www.ddtxt.net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lt600com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