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二章

小说:我欠青春一个高考 作者:吴家壁

我要nph小说,点击进入

    >

    。

    这场又美又冷的大雪持续了几天,最后还是开始融化,对于我来说,已经很知足,敏儿昨天还在找我玩,不过因为快要上学了,今天她没有来。

    我们一起堆的雪人还静静地立在院子中央,不过还是开始融化了,我一看到了那两个雪人,我就想起了姜云,一想到了姜云,我又想到了杨子欣,想到了在附中的时候,我也想到了萍萍,想到了初中的时候。

    不知道今年还会不会下雪,不过这样也已经足够了,雪看一次就够了,还是不要下雪了吧,不要太冷,好好地过一个年。

    老实说,因为敏儿,这几天以来我都是很开心的,看着她天真无邪的模样,我觉得心中很暖,像是一个亲妹妹,又像是自己的曾经,潜移默化,我能从她的身上找到属于自己的快乐。

    这几天,除了姜云给我发的那些私信,其实杨子欣也是联系了我,还有詹晓玲,她们都很关心我,嘱咐我照顾好自己,萍萍就不用说,她自称是我的兄弟,还会给我发很多雪景的照片,有她的照片无疑是多了一股暖意,感觉她更有气质了。

    这几天我一直在稳定地更新着自己的,快写完了,故事快说完了,再过十多天天吧我就能画上了一个句号,也是时候开始换另一种生活方式。

    这天中午,我正在准备午饭的时候,门外忽然想起了敲门声,我很疑惑,我爸在学校,肯定不是他,裴金等人都还在上课,也绝对不会是他们,我认识的又很少,难道是邻居之类的,按理说,这个时候就应该没人才对。

    我迅速跑到门前,穿着围裙,开门的时候还喊了一句:“谁啊?”

    可是当我开门的那一瞬间,目光移到了那人的脸上,我愣住了,许久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只是呆呆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可能是她率先反应过来,微微一笑,轻声说道:“最近过得好吗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点头轻声道:“嗯,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定要努力知道吗?”她的笑容依旧那般温暖。

    “进来坐坐吗……”我连忙让开身子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了,我要回去了,路过这里,来看一下你,既然做出了选择,就一直坚持下去,喏,天很冷,注意保暖。”她说完,便递给我一个纸袋,里面装着毛衣,对于她我自然不会见外,随手便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轻轻笑了笑,便转身准备离开,我吸了一口气,有些不自然地喊了一声:“……妈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无比陌生而亲切的称谓,我忽然觉得有些叫不出口。

    她回头来,我抿嘴一笑,点头说道:“路上……注意安全……”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,笑着说道:“嗯,回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她走了,我躲在窗子后面,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中,我的心中很暖,不像是小时候,我很恨她,现在长大了,懂事了,有的事也明白了,这只是她的选择,任何人都没有错。

    此时心中除了暖,似乎并没有多余的东西,无论如何,我终究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,然后给了我一个快乐的童年,她终究是我妈,或者说她终究会离开我,只不过提前了许多。

    不如说每个人所遇见的人都会离开自己,有一条只有自己会走完,在离离合合中,感受着相遇的惊喜,重逢的感动,离别的伤感,失去的疼痛,人生本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人的一生很短,有人想要名垂千古,有人想要隐姓埋名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,大人物有大人物的家财万贯,小人物有小人物的柴米油盐,在时间的长河中,终究还会化为一抔黄土,随清风而消散。

    只是在这期间,得找一些事情做,不是每个人都能实现自己的梦想的,真的,但也不至于无聊,名人名言太多,有一些我已经忘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转眼间半个月已经过去了,当一切都开始正常运转的时候,我还是那么闲,又感觉我那么忙,窗外的白色越来越少,而且越来越不白了,院子中的雪人从逐渐融化,现在已经完全消失,连地上留下的水渍都已经干涸。

    虽然没了雪,但也没有了阳光,几乎都是阴天,而我也在规律地生活,我的快写完了,这几天之内应该就可以完结,忽然间我想写一篇完结感言……呵呵,我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现在重新回忆起自己最开始下笔的时候,心中充满了温暖与感动,不过现在倒无比平静,不是说喜欢写还是不喜欢写了,倒不如说是一种习惯吧,似乎更准确一些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便已经养成了这样种习惯,万一真的写完了,会不会真的有些不适应?

    呵呵,这才是刚刚开始……

    距离我退学时候已经有三个多月了,学生们也该放假了,想起以前自己还是学生的时候,便无比期待放假,而放假的时候又无比期待开学,在这种无聊的重复期待中,我转眼就上了高中,再转眼间,我已经不是学生了。

    昨天的时候,敏儿和胡山海还来找我玩儿,不过她喊我的时候,我假装不在家,此时的我跟两个小学生玩算什么,而且我也没有时间啊。

    这几天我有些忙,都是在很努力地码字,我觉得时机已到了,该做最后的冲刺,终于在今天下午,我写上了“全书完”三个字,更新了之后,我竟重重地瘫在了床上,感觉好轻松又感觉得好累啊。

    一时间心中说不上是什么感觉,觉得像是完成了一项艰巨的任务,挑战了自己的极限,摆脱了束缚的牢笼,反而觉得不像原来那么自由,总觉得缺少了一点什么。

    这的确是刚刚开始,也是很难走的一步,一路走下去,会遇到的困难挫折肯定会有,而且还不少,关键的是我还不知道,我知道要时刻增强自己的实力,可是我成长的速度是否又会跟得上变化,缺少了运气,梦想更加渺茫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该好好睡一觉,但是我真的一点都不想动,比吃饱了撑更加不想动,由于太冷最后还是继续坐在椅子上,我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干嘛了,看集中不了精力,便只能合上电脑望着窗外的天空,只是一片灰白,没有蓝天白云。

    没有清晨的第一缕暖阳,也没有傍晚的昙花,只有灰蒙蒙的白天与黑漆漆的晚上,依旧冷得要命,所以我也不知道我在看什么,或许是在看透明的空气。

    最后一边弹着吉他一边傻笑,一边倚着窗户一边沉思,内心挣扎了许久。

    我还决定下载很久没玩的游戏,可能说是游戏直接或者间接地改变了我,又或者说是我被游戏改变了,更加准确的说法是,我终究会改变,不过游戏让我早了一些,所以说下载游戏其实是一个很冒险的举动,万一我又堕落了,我爸还不得摔了我的电脑,不过,我有信心能控制自己,若是不能,那就再删除一次。

    我能堕落第一次,同样也能堕落第二次,游戏我能删除第一次,同时也能删除第二次,相信每一个人都是如此,只不过在这个过程中,人要真正地收获什么。

    也是这件事让我有一个小小的启示,游戏的本身没有错,只是玩游戏的人该反省反省自己,到底是游戏只是生活的一部分,还是生活只是游戏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人生的确犹如一场游戏,不过这只是一个比喻。

    你想说不是?呵呵,一个游戏般的人生的确存在,不过谁能拥有,那便无从得知了。

    任何事物都有利弊双面,或许说是两面性,单从一面去看待,是得不到结论的,虽然大家都知道,可是能做到的真的很少,说的好听,做来难。

    以后玩游戏必须得严苛要求自己,限定时间,就当是磨砺自己的意志力,我要写一个大大的纸条,贴在自己的眼前,规定的时间一旦超过了十分钟,就打自己一巴掌,嘿嘿,打是一定要打的,不过力度的轻重便没有规定了。

    所以又加了一条,竭尽全力憋气一次,如果一个人玩游戏久了,忽然间憋气眼睛很快都黑了,天昏地暗,天摇地转,我在写的时候试过,很难受,呃……换句话说,其实不打游戏也还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至于的完结感言,呵呵,就不写了吧…………

    日子又是平平淡淡地点点流逝,写完了整个人不得不承认也是轻松了许多,除了自己做早餐,其余的都到陈阿姨的店里吃,平日就看看书,打打球,周末的时候和裴金一起到网吧去打游戏,敏儿不找我堆雪人了,她上个周末的时候与胡山海来我家玩,萍萍也是经常跟我聊了许多,詹晓玲等人偶尔会给我发私信,只是姜云当真沉默了,如她所说的,她累了,也醒了吧。

    她们都跟我说,我的写完了,我的故事说完了,她们似乎都很有默契,都说,这只是刚刚开始,虽然我也这样觉得没错,不过我总觉得她们像是串通了一般。

    现在我每天的生活规律就是看书,弹吉他,打篮球或这跑步,最后就是玩游戏,前面的算是一个小小的排名了。

    不能一直只弹着以前学过的歌,所以现在几乎每隔几天就会学一首新歌,复习之前学过的歌,平时的时候走走看看,逛逛街,想多看看两眼这个长大的地方,可能以后机会就少了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很多人都开始蠢蠢欲动,特别是小学生最明显,像是敏儿,不像是裴金这个高中生,心中装着一些使自己不那么开心的事。

    一天上午,有人用力敲了敲我家门口,我放下手中的书,走到门前,一开门,“谁啊?”目光便往下移动,“我们啊……”见到了笑吟吟的敏儿以及在旁的胡山海,现在的他们看起来越来越像是小时候我和萍萍以及裴金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哥,我们放假了哦。”敏儿仰视着我,满脸兴奋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那考试考得怎么样啊?有信心吗?”我摸了摸敏儿的头。

    “有信心,肯定能考得前三名。”敏儿微微撅起嘴巴自信满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呢?”我转过目光,笑着对胡山海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次绝对不会是倒数第一了。”胡山海也是自信满满说道,只是我有些哭笑不得啊,不是上下邻居嘛,怎么相差如此之大,估计对于胡山海,敏儿那绝对就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啊。

    后来他们在我家看了一会儿电视,临走的时候,给他们吃了一些水果,其实他们也挺可爱的,有他们在我不仅能有人说话,而且也挺开心,我忽然间发现自己还挺喜欢小孩子的,只是不喜欢与胡山海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太嚣张了……

    敏儿每隔几天就会来我家一次,有时会和胡山海一起,有时她会一个人,起初算是不请自来,后来我也就习惯了,周末的时候与裴金去打了篮球,裴金说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也放假了,放假以后,就快过年了,今年是猪年。

    其实吧我觉得猪也挺惨的,明明今年是猪年,但还是有很多的猪,逃脱不了被宰杀的命运,太憋屈了,同样作为生肖的龙,你看多自在,没听说过有吃龙的存在吧?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称作勇敢,那问,第一个吃龙的人该叫作什么?

    裴金终于是放假了,我们作为光着屁股一起长大的兄弟,自然是很清楚彼此,寒假作业是绝对不会主动做的,要么就是被动,要么就是抄,除了需要背诵的地方,这一点像是约定的一样。

    再过几天,便应该能见到萍萍了,记得上次她说过自己一定要找到男朋友的,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办到,她也没有跟我说,像是要给我一个惊喜又或许是给我一个惊吓一般。

    终于今天见到了久违的奢侈阳光,像是夹杂在一片灰白色的蓝,很珍贵,弱弱的暖阳洒了下来,一道温和的金光像是一双无形的大手抚在自己的身上,仿佛能驱散了自己浑身的疲劳感一般。

    毫无意外的,上午我和裴金继续在篮球场上奔跑,由于天冷,虽然也不觉得出了多少汗,但是依然还是急匆匆地回家洗个热水澡,换了一套干净衣服。

    这一个无比平常的下午,门外响起了敲门声,我便起身朝门口走去,我还问“谁啊?”这人没有应我,我猜可能是敏儿,一开门,那人忽然做出了一个往前扑的动作,吓得我本能往后退一步,待我看清楚那人的面孔后,才是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不能正经一点么……”我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嘻嘻,给你个惊喜,你可不能说是惊吓哦。”萍萍将手环在身后笑吟吟地说道,她似乎很喜欢我无可奈何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快进来,外面冷。”我让开身子说道。

    萍萍大方地坐在了沙发上,二话不说便开始玩起了我的电脑,我只能乖乖地坐在她的身旁,从旁边拿起了一本书,接着上次没看完的地方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萍萍才犹如好奇宝宝一般,开口问道:“兄弟,既然你都有电脑了,为什么还要去网吧玩游戏呢?”

    我轻轻一笑,道:“感觉不一样,再说了裴金不是吗?他也有电脑,不过还是要和我去网吧打游戏,给人的感觉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不怕被警察抓住?”萍萍连上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这个……担心自然是担心的,但从来都没有被抓住过,嘿嘿……”我尴尬一笑。

    “嘻嘻,到时候抓你去坐牢。”萍萍打趣说道。

    “切,好话不说尽是诅咒我对吧,上网怎么会被坐牢嘛,你先别说我,你说你今年会找一个男朋友的,可不能誓言啊,你现在找到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找男朋友的前提是你们都有女朋友了,而现在你……”萍萍说到一半忽然间便停住了,似乎是觉得说错话了。

    我只是轻轻一笑,道:“现在我没了,对吧,呵呵,也对,我以后再也欺负不了你咯……”

    萍萍愣了愣,然后才眨巴眨巴眼睛轻声笑道:“呵呵,别伤心了,兄弟我也不是故意的,大不了我陪你喝酒,怎么样?”

    我一听,哭笑不得,以前说的喝酒如喝水,比男生还猛的女生萍萍算是一个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一个人也挺好的,再说了,我既不喜欢喝酒的同时也喝不过你啊……不是么?”说着,萍萍只是一笑。

    忽然萍萍疑惑地眯着眼睛,对我轻声问道:“哎,兄弟,这是什么网站啊,这么隐秘……”

    “萍萍!别点!”不过即使我反应再快,萍萍已经将网站给点开了,随后就是一阵微妙甚至是玄妙的尴尬……

    半晌之后,萍萍才为红着脸,干咳一声,看了我一眼又赶紧转移了目光,而我也是尴尬地转过了脑袋。

    半晌后,萍萍才轻声道:“我有些事,先走了啊……”慌忙地走了出去。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豆豆小说阅读网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://www.ddtxt.net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lt600com@gmail.com